东风凌冽,一片残破的黄叶落到了大块的青石砖上。

        霁长天百般聊赖地盘腿坐在台阶上,一手托腮,另一手手指微曲,不停地敲击着石砖地面。

        传说中的墨菊派也不过如此,门下弟子万千,竟没有一人能够接下他三招。

        昨天的鬼龙寨亦是如此,他还未出手,对方就被自家屋顶掉下的碎瓦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江湖......这还是他日夜向往的那个江湖么?

        想到这里,他不禁郁闷地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仰头猛灌两口烈酒......然后便被呛得直咳嗽。

        “水......水!咳咳!快给我水!”霁长天捂着喉咙爬进了屋里。

        奈何整个门派上至掌门,下到学徒,都被他打趴下了,屋里屋外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片,哀嚎连天,根本没人能也没人愿意给他倒水。

        怎会如此!未来的大侠竟要败在杏花村酿酒的大娘手上了么?

        霁长天凭着满腔不服输的信念爬到桌边,抓起玉茶壶咕嘟咕嘟灌了几大口凉白开。

        不愧是墨菊派,连一杯普通茶水都有着淡淡的菊香。霁长天砸吧砸吧嘴,想道。

        “小雪红烛!你竟敢如此对待我师祖,我同你拼了!”一个青衣大弟子在地上打了个滚,抓起地上的包子馒头什么的就往霁长天身上扔。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