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少装了,”领头大汉佯装硬气道,“龙家的人怎么可能到这穷乡僻壤来?”

        “老大说的对,你究竟是什么人!”几个喽啰附和。

        那红衣少年却不着急应答,反倒回头望了霁长天一眼,见他仍安然端坐,便笑了起来。

        眉眼弯弯,叫人一不小心就会溺死在这汪月牙泉里。

        “我是狗请来的救兵。”红衣少年笑嘻嘻道。

        他虽笑着,店内气氛却越发剑拔弩张。

        “你!”大汉们今天已被羞辱好几轮,闻此一言更是气得眼睛都快瞪歪了。

        这店里的人怎的都不怕死呢?

        “老大,要不咱还是先撤吧?”一个比较怂的喽啰瑟缩着脖子道,“万一真是龙家的人,咱们可惹不起。”

        几个大汉互相看了看,似乎是在犹豫。

        那红衣少年却像是没闹够似的,冲着他们挑眉笑了笑,微勾的嘴角写满了挑衅。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