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喝完,也该做正事了。红云同元白交谈起来,说明自己的来意。

        元白听后有点傻眼,不是吧,她就假装生病逃课而已,至于吗?

        这个鸿钧老师也太严格了。

        发呆那会鲲鹏已经收好鱼汤,打算借花献佛,两人脚下生云,就等元白一个了。

        元白才学习怎么爬,让她上天确实有些困难。不过好在元白脸皮厚,半句不提自己菜,直截了当表示想蹭红云的车。

        那位就算了,虽然养鲲是某些人的终极梦想,但是这只鲲长得不好看。

        颜狗拒绝。

        红云果然大方,也没问什么,伸手拉了一把元白上来,完事盘腿坐下来,拍了拍跟前软绵绵的云朵,和元白说。

        “舒服吧,这是我的本体。”

        原本想撕一块尝尝味道的元白悄悄缩回了手。

        鸿钧讲课的地方在九重天之上的紫霄宫,但凡修为低些,便到不了此,这也算是无形之中筛去一些菜鸡。

        但是防不了元白这类蹭车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