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人生情场的第一次“热脸”竟是贴在这么一个“冷屁股”上,所有花朵般瑰丽的春情和梦想立刻如同遭遇到狂猛而来的冰冷寒流一样生生地僵枯而亡。

        我无地自容,脸涨得通红,半张着嘴,干瞪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厌恶无比地瞪了我一眼:“多管闲事!”然后将食指与中指堵住一只鼻孔,鼻腔很熟练地一用力,一摊亮白的鼻涕力道十足地喷射而出,几乎溅到我的裙角上。

        他不管不顾地扬长而去。

        我目瞪口呆:这个王八蛋!

        我忽而双足用力,向他冷漠无礼的背影箭一般地冲杀过去,我将自己跑成一个向对手追讨公平的无畏战士,胸衣带跌落至肩膀边缘也不自知,想这样白白地溜掉,没门!

        我冲他的背影发出一声怒吼:“站住!”他停下步子,转过头,看我气势汹汹地向他走近,毫不客气地反问:“干吗?”

        我热心地递上他遗落的皮包:“你忘东西了。”

        他不冷不热地看我一眼,并不领情地接过:“谢谢。”他的目光从我的脸滑向我的胸口,眼神忽而变得异样……我顺着他目光的尽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胸衣带已经滑向危险的边缘地带,美丽的胸部半遮半露,再也无法安然躲藏……

        我羞赧,慌忙将衣衫整理好。

        但他仍久久瞪视不放,我心生警惕和反感。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