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不应该啊!就你这相貌,陛下他想什么呢!”

        “是我自己要离开的,困在那里一辈子有什么意思。”萧锦瑟竭力不让自己去想上一世的种种,有意说得风轻云淡,“好了瑾娘,我们不说那些。”

        少女是宁国公的孙女徐瑾,今年十七岁,身量不如萧锦瑟颀长,可爽朗利落不输萧锦瑟。她笑着把人拉进房中说:“就是!我们好久不见,说那些做什么!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没什么打算,留在家里挺好的。”萧锦瑟摘了帷帽,跟着她在锦褥上坐下。

        徐瑾忍不住戳了戳她如新剥鸡蛋般的脸颊,说:“可惜我不是男儿身,要不然我就把你娶回家,天天藏在家里好好疼爱!我也不去谋官,也不出门游玩,只和你厮混!”

        萧锦瑟差点喷出一口茶水,说:“你要是男儿身,我兄长岂不是要打光棍?”

        “萧承业打光棍,关我什么事?”徐瑾大刀阔斧坐下,语气豪迈。

        “真不关你事么?那我这就回去让母亲给兄长相看别家的姑娘,兄长也成年了,是该成亲了。”

        徐瑾忙放下茶杯:“谢夫人真有这样的打算?”

        萧锦瑟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说:“母亲有没有这样的打算,就看你有什么样的打算。你和兄长从小玩得好,兄长喜欢你,可惜你不喜欢兄长,郎有情妾无意,可惜咯!”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