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王稳健这个家伙,竟然达到了中级超力感应者的阶段。”

        “是啊是啊,真是不可思议。”

        刚才突然寂静的人群,突然又跟炸开了锅一样,讨论起来,以至于忘记了那台上面色铁青的王文杰和王林。

        “这个FW,竟然也达到了中级的水平,这不可能,向他这种天赋,怎么可能达到和我一样的水平!”王文杰眼中的妒火丛生,有些尖锐的声音从他的喉咙中传出:“一定是他爹,给他什么好的灵药!这是作弊,徇私!我要告诉我父亲!”

        王林看了看王文杰,不屑之情溢于言表,这个家伙,当真是个蠢货,王领现在大势已去,能不能继续任族长还是个问题,怎么可能有那种稀缺的灵药给王稳健。

        看着王文杰扭曲的表情,轻声唾了一口,转身离去。“王稳健这个家伙,我要让他知道,再努力,也不可能成为天才,呸!”

        不管台上的人如何的不屑又如何的嫉妒,台下始终是在不断地传来惊叹,以及羡慕的声音,而这无疑又让台上的人再一次,心生芥蒂起来。

        此时,还在以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走向自己屋子的王稳健仍然在思考着什么,他的右手也是缓缓抬起抠搓着自己的下巴。

        “奇怪,刚才的声音怎么没了。”王稳健自言自语道。

        在刚才测试超灵的时候,他引导那股超力往石碑里注去的一刹那,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突然出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