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锋原本不错的心情瞬间不好了,对这个陌生男子颇为不喜。

        他皱了皱眉,厉声斥责:“真是出门没挑好日子。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什么贵客?天香阁的规矩我懂,不用你来教。胆阻拦本少,你不想活了?”

        王富他们以他马首是瞻,管他么什么修为,纷纷嚷嚷:“快给我让开,外来的家伙竟在学府放肆?”

        他们嚷嚷声不小,顿时,不少路过的学员被吸引了过来。

        走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

        哪知道这拦路护卫牛气哄哄,非但不让,反而是一脸不屑:“哼,我家少主身份尊贵,岂能是小地方的乡下世家能够比拟的?你们可以进去,唯独这畜……”

        “啪。”

        只是护卫话没说完,张少锋狠狠甩了个大嘴巴。

        他就算没踏入宗师境,一身蛮力恐怖绝伦。一个巴掌打得护卫转了数圈:“呸,狗奴才,你在主子面前跟畜牲有什么不同?本是同根,竟敢相煎何太急?”

        围拢过来看热闹的人,有不少是世家子弟。

        在听到一句“小地方的乡下世家”,一个个目光不善。看着这家伙挨了耳光的护卫,眼里满是活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