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同层次的高手激战,林无雨体内的灵力十去八九。不过,她跟林无暇私交极好,也有地母灵乳。让上台想捡便宜的王家高手折戟沉沙。

        她连胜两场,非但不力竭,反而越战越勇,众人自是能看出端倪。无人应战,这才作罢。

        当擂台上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学府终止了比赛,并没有驱赶众人离开擂台,可自行演练切磋。正合了不少学员的心意,继续在此对战。

        观战台上,就坐的一众强者纷纷离去。张少锋和上官小雅及林无痕兄妹也是起身离开。十来个林家子弟在擂台上切磋,没有跟来。

        参赛大厅外,天香阁的三位高手在此等候。白天豪和白天勇摸着手上的戒指,傻笑个不停,两人这副架势,摆明了就是赌斗赢了不少。旁边的吴管事看着两人,眼里流露羡慕。

        张少锋他们走出大厅就看到这幕,三人也看到他们。白天豪兄弟刚想嚷嚷,就被张少锋眼神制止。两方汇合,径直朝天香阁而去。

        天香阁后院。

        训练场上,除了轮流巡逻的,数百护卫仍是苦练着。纵使是打木人桩等基本功,却没人怠慢分毫,阁主严令是一方面,更大的还是受益颇多。

        修士看中的就是自身实力提升。格斗擒拿增强徒手搏杀能力,看似鸡肋无用,实则是奥妙无穷。一法通万法,手拿血器亦是灵活运用。

        跟往常不同的是,训练上除了苦练的众护卫,还多了一个中年人。在几个教头的指导下,动作笨拙地打着木人桩。

        他龇牙咧嘴的模样,一众护卫非但没有笑,反而是脸上严肃,眼里或多或少流露出敬意。

        张少锋他们一路说说笑笑,回到天香阁径直去了后院。就连吴管事安排完任务也跟了过来。他们还没到训练场,就看到这个另类得身影。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