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林无痕一个八尺男儿,快二十岁,也是没有得到过磨砺,拄着重剑呕吐的架势比他妹妹还不如。让打扫战场的白天豪兄弟大笑。

        张少锋实在是看不下去,拎着重剑走到近前,好言安慰两人,将马匪比成了妖魔鬼怪。要是这种匪徒不灭,就会有更多无辜人遇害。

        他的开导起到了作用,兄妹俩不去想,也不心软为这种人同情,俨然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白天豪兄弟俩尽职尽责,清扫战场颇有心得。他们敢对天发器,一个黑晶币都没落下。

        别的不说,五百多匹上等战马,每匹战马能卖出百多枚白晶币,算下来就是不菲的财富。

        储物法器就有两百多件,中低品血器也有几十件,灵修的法器也有不少,晶币堆积如山…。

        短短十数分钟,战利品就交到张少锋手里。这让他心生感慨掠夺果真是条最快的致富之路。

        他背上多出一把中品血器重剑,就算跟自己不太契合,材质最起码要比普通重剑强出太多。

        至于马匪老巢剩余的马匪,那是雷云城主负责的事情。他率队是来磨砺,不是专门剿匪。

        战场打扫完,众人也不耽搁,几十车货物被收起,一人三匹战马,呼喝着离开了此处。古榕树下的坑洞填平,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众人先是去了最近的大型兵站,按跟城主说好的那般。除了龙鳞马,其余战马换成了晶币。

        没有拖累,张少锋带着两百多人化为商队充当诱饵,在明面上吸引盗匪的贪欲前来劫持。至于所谓的几十车货物,不过是最廉价的铁矿石。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