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他话没说完,林无暇就乳燕投般扑进他的怀里:“锋哥,在森林里,我一个人好害怕。”

        张少锋心里有羊驼呼啸而过,这丫头睁眼胡扯,刚才还假扮强人吓人,在森林里她会害怕?

        他心知肚明,却是好言安慰:“好好,这不是遇到我了吗?小丫头不怕,乖!先松开。”

        “我不,锋哥,这里没人?”林无暇非但没松手,反而是双手紧紧环抱,笑盈盈地看着他。

        小姑娘很大胆,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

        张少锋双臂不知往哪里放,只得僵硬在空中。他心中再次有羊驼呼啸而过,数量更多。

        他哪里不知道,小丫头十五岁,正值妙龄,这个阶段情窦初开,也是崇拜大英雄的年龄。

        毫无疑问,以前且不论,他孤身一人千里大追击,击杀怒江神蟒凯旋而归。获得地母灵乳,而且文采斐然少有人能及,夺得大赛魁首。

        种种壮举,在小丫头眼里,这无疑是能文能武的大英雄。最关键的就是两人男俊女俏,年轻般配。

        张少锋有自知之明,没想到哥打了一辈子光棍,如今竟有小丫头崇拜,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他拍了拍小丫头的瘦弱的玉背,语重心长地道:“好了,小丫头,十五岁妙龄,应当好好修炼,争取在秘境内,一举踏入炼灵境。”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