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凶残就是指巨鳄,他也懒得动脑取名字。撼山魔牛叫撼山,大荒牛蟒则称为大荒。至于血虎,黑熊,黑雕,分别叫嗜血,铁背,飓风。

        主人有令,小金自是遵从。只是粗手指仍是捏的噼啪作响,目光不善地看着水灵巨蟒。

        不止是它,其他战兽亦是龇牙咧嘴,眼神凶狠。

        战场中,两头灵兽悍勇搏杀,谁也不服谁。

        然而,处于灵兽对危机预判的本能,激战正酣的水灵巨蟒有种被锁定的感觉,陡然心生警觉。

        跟巨鳄分开的瞬间,它那双如灯笼般的惨绿蛇瞳四下扫去。就看到几头凶神恶煞的灵兽不怀好意地注视自己。而周遭空荡,没有同族存在。

        就剩下自己孤家寡蟒了?哪怕巨蟒没有智慧,却也知道趋吉避凶,惨绿的双瞳剧烈闪烁。这预示着这条巨蟒有了退缩之意,想要开溜。这种负面想法一旦滋生就一发不可收拾。

        浑浑噩噩的巨蟒开始有了想法,刚想潜入沼泽逃跑。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还没付诸行动,凶残巨鳄哪里会放过这个苦大仇深的敌人?

        主人率领同伴在旁坐镇,它士气大振,陡然间,仰天咆哮,朝心生退缩的巨蟒扑杀而去。

        电光火石之间,两头灵兽再次搏杀在了一起。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巨鳄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张少锋陡然睁眼,看着很快就要分出胜负的战场。实力相仿的情况下,拼得就是勇悍。他心中一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话频频回荡。

        大黑,小金,小霸朝新加入的灵兽龇牙咧嘴。特别是小金粗手指捏的噼啪作响远胜刚才。撼山魔牛等灵兽,一个个噤若寒蝉,大脑袋狂点。这赫然是暴力传达其主人的号召。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