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笆院落中最后的灵莲池安放进宝典空间。十多株远古神物彻底落入自己手里,张少锋也算是松了口气。随手将两头战兽收入空间。

        他站在深坑旁,看着小溪流入坑中,逐渐增多。清澈透亮的溪水灵气逼人,也是好东西。然而,他并没有收取,所有的奇珍异宝归了自己。不论如何,总要留点东西给后来人。

        最起码,让人空手而归就不太好了!

        他一脸大义凛然,眼中却是流露警惕。手中寂灭剑晃动就换成了新的大戟,血光大盛,随即内敛。悄无声息的朝院落中的茅草房靠近。

        他不是傻子,心中非但没有因为获得大量奇珍异宝而得意忘形。反而愈发警惕,一块玉佩就能破除所有的禁制,收取神物太过简单。

        设身处地,换做是他,绝对不会让后来人这么容易得到。事出反常即为妖,有些事不得不防!

        张少锋走到茅草房前,看着木质大门。眼中的警惕隐藏在深处。陡然间,他笑得合不拢嘴,捅开木门大步而入。浑然不觉腰间玉佩并没有闪烁。

        茅草房内一目了然,就犹如一处简陋的大殿那般。左侧靠墙处有张矮榻,一张小茶几。

        矮榻上,一个老者盘膝而坐,他须发皆白,面色红润,身穿天青色道袍,手持一柄拂尘。道袍跟拂尘宝光流转,一看就绝非凡物。

        总之,老者仙风道骨。宛若一个活生生的人,然而却是没有丝毫生机,想必这就是洞府主人。

        从远古至今,漫长岁月,肉身居然能不腐朽。其修为深不可测,果然是个手段通玄的大能。

        就算如此,还不是坐化嗝屁!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