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云跟姜天对视一眼,就知道发生了大事。作为城主的他轻轻抬手,王亮就像是被人拉起:“哭哭啼啼像个妇道人家,成何体统?有什么事起来说。”

        王亮止住哭声,模样凄惨,将秘境的事情始末讲述一遍,如同竹筒倒豆子那般没有任何隐瞒。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就算想隐瞒也隐瞒不了。

        几个王家子弟在旁补充,亮出身上的凄惨创伤。有甚者想要露出隐蔽处,被周遭众人大骂喝止。

        雷怒带着城主府的人也是来到了近前。

        作为雷云的嫡系后辈,他自然是要将秘境发生的事汇报一遍。主观客观印证,将事情还原大概。

        总而言之,王家几人的遭遇让人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雷云和姜天及麾下强者脸色难看,眼里的愤怒掩饰不了。

        就是不知道因何愤怒。旁边的黑袍老者及众军士脸色也不太好。

        王亮凄惨的声音落下,雷云城主好似怒发冲冠,暴怒声响彻整个大厅:“哼!诸多城池真是肆无忌惮。云亲王,此处有不平事,还请移驾主持公道!”

        他的话音未落,姜天府主寒着脸,亦是雷霆怒吼:“哼,北云学府有规定,私下切磋任何人不得干涉,若是双方自愿的话皆无不可,严禁恶意羞辱。请云亲王,你最是公平公正,移驾黑水城主持公道!”

        他俩的怒吼犹如霹雳那般在耳边炸响,真的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本就嘈杂的大厅愈发沸腾起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