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来,刘大师接了几十单生意。

        他足不出户,除了享用灵膳,就是在忙,忙得飞起。

        炼器是件枯燥的事,需要耐得住寂寞。

        忠人之事总要说到做到不是?

        刘大师自命文人雅士,说话那是一言九鼎,自是马不停蹄的炼器。

        眼下,他站在炼器炉旁,不断有珍稀金属投入炉中炼化。

        这是为两个土匪般的络腮胡锻造血器。

        刘大师看着炼器炉,恶狠狠的想到。

        “大师,少锋前来拜访!”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熟悉的喊声。

        大师先是一愣,随即一拍腰间玉牌,爽朗大笑:“哈哈哈,不知不觉,一月过去,总教头,快请进!”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