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不好听的,不惜一切代价犹如附骨之蛆。

        张少锋心知肚明,从程有德喊出蟠桃开始。这个宝物就保不住了。

        区别在于最终的成交价是多少的问题。他也打算趁这个时机赚波大的,龙参根须是能再生的嘛!

        “蟠桃在哪里?”

        “谁开出蟠桃了?”

        伴随急切的苍老声炸响,几道流光落在场地中央。

        来者四人,皆是精神矍铄,白发苍苍发老者。

        其中一人头戴龙冠,身穿龙袍,威严霸气,乃是王族云家人,修为强的离谱,在场无人能及。

        “云老怪!你不是坐化了么?”

        其他三个老者看清这龙袍老者,瞪大双眼惊呼。

        不少修士也是齐齐吸了口凉气,显然是始料未及。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