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安局做完笔录回去已经是凌晨,三个人没有丝毫睡意,排排坐在客厅里垂着头。

        韩江月一直在守着自己老本行,网络上爆炸式传播庆典现场的视频,甚至有几个机位是追随着顾佑生,让他绝世武功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所有人眼前。

        视频的评论多数是妹子们对顾总武姿的垂涎,也有些仇富者大呼痛快,层出不穷的评论声后,韩江月都脑补到程盈的崩溃。自从张总落马,正弘的公关部就没有停下过,真是流年不利。

        陈望川脱下眼镜,额头深深埋入手掌中,许久一声长叹:“这绝对是有预谋的,看上去他们是来劫财的,可当时他们登陆沙滩之时最近的人是顾洛迪,她当时脖子上戴的一串红宝石项链来自18世纪英国皇室,那些歹徒就和没看到一样,直奔着老太太就来了……老太太身上有啥值钱的,老太太最值钱的宝贝被存在瑞士呢!”

        顾佑生补充:“在他们上岸之前就射了冷箭,那箭看着是冲着江艾去的,可别忘了当时我们被舞台挡住,歹徒是按照琴声位置判断的,他们以为拉琴的肯定是我。”

        “江先生如何了?”陈望川问。

        “他无碍,只是混乱中划伤了手,已经检查了只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不会影响拉琴。”韩江月松了一口气:“不然保险公司要哭出来了,他的一只手值2个亿~”

        话题忽然跑到别的男人那里,顾佑生有些不悦,轻咳嗽了几声。

        “太明显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事先有人将你会在宴会上表演提琴的消息泄了出去,所以他们会在舞台上动手,谁知道皇上您换了节目。”韩江月侧头:“皇上?您怎么了?”

        顾佑生背脊微微弯曲,在昏暗灯光下,脸上显得没那么好,他回避掉目光:“这毕竟不是朕原来的身子,才动了这么几下真气就受不住了,无妨,朕只是有些累了。”

        “那皇上您还是快去歇息吧,今晚顾宅外除了皇家护卫队还有警察……”话还没说完,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三人立刻警觉起来。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