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新人进府,万事顺遂!” 祝仪朝新嫁郎挥洒着沾了海水的柳 (1 / 8)

        “新人进府,万事顺遂!”

        祝仪朝新嫁郎挥洒着沾了海水的柳枝,意为赐福与驱邪。

        点滴海水落在云净身上,他表情不变,似乎海水不曾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见状,陈氏家主满意的笑了笑。

        在燕国,所有人都憧憬大海,那源自海洋深深浅浅的诅咒,也成了对男人的考验。

        云净能够安然度过柳枝赐福,证明他身上背负的诅咒极浅。

        礼成后,云净被送进了婚房,陈氏家主则留在主院与客人寒暄饮酒。

        郁明涵也是客人之一,虽然因为陈若紫退婚一事,两家关系有些微妙,但好歹面子上要过得去。

        男眷被安排在了后院筵席,八人一桌,共十二桌。

        郁清欢又一次见到了陈非墨。

        这位阴差阳错成为陈氏嫡公子的男孩,有着一双温润如玉的眼眸,脸上无时无刻不挂着三分笑意,侧耳倾听着诸位郎君的言谈,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显得秀丽又端庄。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