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看热闹的学生把路堵了一个水泄不通,让想要逃避的黄香玉根本没有办法穿过人群逃走,她被钉在了原地被迫面对叶瑶枝的问题。

        挑衅叶瑶枝的那一日已经成了黄香玉的噩梦,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

        黄香玉从来不相信有人的成绩能在短时间里有这么多的提升,连她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其他人怎么可能做到呢?

        到头来被惩罚的人却是她,黄香玉觉得非常的委屈,觉得一江学府里的所有人都被叶瑶枝给蒙蔽了,连夫子们也是。

        “你、你想干什么?”

        叶瑶枝看着连连后退还惨白着一张脸的黄香玉,只觉得眼前的人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判若两人,但她不会因为黄香玉感到害怕就改变主意。

        既然黄香玉敢三番两次的来挑衅,那么她就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

        “我不想干什么。”叶瑶枝今日要去围堵的人可不仅仅只有黄香玉一个,当着所有围观同学的面,叶瑶枝老神在在的说道:“如果你没有忘记赌约,那应该对本次的县试的时间很清楚,县试要求五人联保,我是来找你去做联保的。”

        “县、县试?”黄香玉脸色一白,几乎是尖叫着说道:“我、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要和你赌!”

        “但是你也没有反对。”叶瑶枝立刻就抓到了黄香玉话里的漏洞,她也想让黄香玉尝尝被别人咄咄逼人的逼到角落是什么感受:“一般而言,沉默代表着默认!”

        黄香玉从来不敢肖想刚刚入学的自己就能参加县试,眼泪不争气的从她的眼眶里流了出来,双拳握着放在身侧,一遍又一遍的说道:“我没有!我没有答应!”

        如果现在就去参加县试,自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小丑,无论如何她都不要去参加县试!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