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承安一阵诡异地静默。

        他感觉自己好像听错了些什么。

        大乘?是他理解的那个大乘吗?

        众人心中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吵得祁念一一阵头疼。

        一夕之间,不夜侯连斩三十三剑,剑剑命中踏云貔貅的独角。

        天眼看到,踏云貔貅所有的生命力,都汇聚在额前的独角上。

        这个角似金似玉,坚硬无比,寻常刀剑根本伤不了它。

        自己的致命处被进攻,踏云貔貅被困在阵法囚笼里,发出暴怒的吼声:“人类,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人妖两族,早在三百年前就已休战了。你们胆敢伤害妖族的供奉,妖族绝不会放过你们!”

        它放完狠话,本以为这群人类会稍有收敛,没想到略微停顿后,竟是攻击得更猛烈了。

        朗河每挥一刀,都能咳出一口血痰,血里甚至夹杂着一些内脏碎片,慕晚跟在他身旁,眼神里藏着担心。他讥笑:“妖族十三个供奉,死在我手上了三个,多你一个不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