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久违的心理阴影,这一瞬间千绘感觉死神的镰刀又架在了她脑门上。

        她觉得还能再挣扎一下,于是咽了一口口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超市打折,去买了点东西。”

        “买了一整天?”

        大爷又在她家里抽烟,黑暗中带着烟味的吐息顺着呼吸擦过了千绘的脸颊。

        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的冷香,那是他的毛衣上沾染的味道。

        “我......”

        “打你电话失联?”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被他问出来咋感觉这么奇怪,甚至还带着一种抱怨的感觉?

        ......想到这里的千绘一阵恶寒,赶紧甩开可怕的想法。

        她冷静下来了,Gin的话里没有杀气,只是单纯因为找不到她人的不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