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次傅沉岩偷亲自己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多月,但每次回想起来,边从还是忍不住脸红心跳。

        事后他追问傅沉岩必须要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傅沉岩支支吾吾半天,撒了个蹩脚的谎,他说:“我以为你要的是这个亲亲。”

        这句话随便扔给三岁小孩都不会信,边从当然也是一样。

        那可是初吻,活了十八岁第一次,就这么不明不白没了可还得了。

        所以他继续追问,势必要要出个理由。

        可傅沉岩却说不出来,他脸红的像个熟透了的番茄,配上他那冷冰冰的面瘫脸,有种说不上来的违和感。

        第一次看他脸红的这么厉害,边从忽然想逗逗他。

        他问:“你干嘛这么害羞,第一次啊?”

        傅沉岩沉默。

        沉默就代表默认。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