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从笑,“啧啧啧。”

        傅沉岩看了他一眼,也问道:“你也是。”

        这是个肯定句,边从没否认。

        “所以话再说回来,你为什么亲我?”

        傅沉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说:“我疯了。”

        他疯了,边从感觉自己大概也疯了。

        因为他竟然不排斥傅沉岩亲他,也没有想追着他跑三条街揍他的冲动,相反,他还觉得这感觉不错,可以适当再久一点。

        这个想法着实让他受到了冲击,这也是第一次,边从忽然冒出个疑问,自己到底是没谈过恋爱孤单寂寞还是对傅沉岩本来就有点别的心思。

        边从不敢细想,他怕想来想去自己会加深这个疑问,从而做些更离谱奇怪的梦。

        不过话说回来,边从近段时间确实又开始做那些奇怪的梦了,最近的一个梦里他梦到傅沉岩跟他表白,说了喜欢他。

        为此,边从醒过来之后还思考了好久,他思考的不是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而是自己要不要答应他。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