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啊,大当家的,咱们何苦带上这么个累赘?这不是将咱们整个秦寨都给害了吗?”

        听闻有几个弟兄开始埋怨,王莽遂望向其他弟兄们,声音沉闷的道:“你们也都是这么想的?”

        其余的山匪不敢贸然开口,只得面面相觑,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

        王莽遂也知道他们的想法了。

        不得不承认,在他们救下池映寒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已经很重了,加上高烧昏迷,很难确保他能在这种环境中活下来。

        况且,现在若是坚持带着他往前赶路,且不说这人能不能救活,他们都怕自己被官兵抓去,生生被连累。

        王莽遂同弟兄们道:“且再看看吧。他毕竟是我过了命的兄弟,我总不能将他丢在这里不管。你们也是跟随我许久的弟兄们,让你们陷入危险,也是我不愿看到的。你们放心,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但也请你们理解,现在这位小兄弟正受官兵追捕,一旦被官兵逮回去,那他便没命了!”

        “大当家的,我看海捕文书上写着,他被判出境了啊!咱们把他送出境外不就妥当了?”

        王莽摇了摇头道:“他现在这副模样,如何出境?我们不照顾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王莽是不会弃池映寒不顾的,不远处的陈香芸听着这些大老爷们的谈话,一时半会儿也插不上嘴。

        她无法评判孰是孰非,毕竟他们认识池映寒,和池映寒颇有交情,但这些弟兄们不想无端受牵连。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