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冉少棠闭目沉思,花管与月娘分坐两边,一个打盹,一个煮茶。

        茶香渐渐随着热气在车厢弥漫,安定了少棠的心。

        车外随行的队伍分了几拨。

        她自己府里的一拨,终九畴的一拨,徐内侍与沈惟庸的一拨,不怕死的宗政慎那一拨在暗处跟着。

        郭侠与相葉要寻师弟,生怕耽搁太久错过机会,便提前与终九畴说清了原委,先行离去了。

        离开前,相葉悄悄告诉冉少棠:“一定要选自己喜欢的嫁,一生很长,与不爱的人相守相伴简直就是坐牢。”

        “你先回去拖着亲事,我与师兄找到小师弟立即来找你。”

        想了想,又附耳过去用几不可闻的声音悄声说道:“我早知你是女子,你一定有办法脱身。嘻嘻。”

        少女粲然一笑,翻身上马。

        冉少棠怔忡片刻,醒过味来。

        难过这二人听闻好友去世却不见过分难过。

        估计自己早就在精灵狡黠的相葉面前暴露了身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