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脸有些红,站在原地没有动。

        裴修寒向来缺乏耐心,眉头微微扬了一下,“小孩,脸红什么?”

        他不说还好,一说晓晓一张脸更红了,红晕从脸颊,蔓延到耳后,修长白皙的脖颈,都透着淡淡的粉,比天边的晚霞还要夺目。

        她也不知道脸红什么,怕哥哥觉得她奇怪,她乖乖走到了他跟前,结结巴巴道:“我、我有一点热。”

        裴修寒啧了一声,只见他伸手弹了一下,一颗黑色的小珠子就弹了出去,打在了窗棂上,窗棂轻轻晃动了一下,上面的雕刻的老鹰也好似要飞了起来。

        下一刻,窗户便彻底打开了,新鲜的空气也随之涌了进来,火红色的霞光,毫无阻拦地射进了室内,打在了小丫头泛着红晕的雪肌上。

        晓晓局促着站着,虽然长高了些,依然没能到他下巴处,站着也仅比他坐在榻上高一些。

        裴修寒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声音懒洋洋的,带了一丝戏谑,“这次需要给你买冰糖葫芦吗?”

        晓晓皱了皱鼻子,过了今天,她都十三了,不是小孩子啦,才不需要人哄。

        清楚哥哥是有意活跃氛围,让她没那么难过,晓晓绷着小脸,严肃回了一句,“一根可不行。”

        裴修寒哂笑一声,脸上适时露出一丝嫌弃,“这么难哄,卖了得了,说不准可以换几十串冰糖葫芦。”

        晓晓忍不住弯了弯唇,心想哥哥才不舍得,他在她身上花的银子,说不准能将整个大晋的冰糖葫芦买下来。

        她五官明媚动人,笑起来格外漂亮,已经初初显露出了小少女的美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