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明朗心情复杂的看着余玺,为什么明明是夸赞的话语,他却硬生生听出了几分讽刺的意味?

        但是看着余玺脸上一如既往的崇拜神色,又显得像是他想多了一样。

        余玺自然将余明朗疑惑的神色尽收眼底,为了避免对方发现自己的异常,他只得意犹未尽的转移话题:“表哥,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余明朗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下周是我的生日,准备在主宅举办宴会,你记得回来一趟。”

        “这点儿小事就不用麻烦陆先生过来了,当做是我们的家宴。”

        他顿了一下,补充道:“礼物别太贵重,心意到了就行。”

        余玺嘴角一抽,要是余明朗的眼底没有流露出贪婪的神色,他就真的信了。

        而余明朗亲自来通知生日宴会的目的也昭然若揭,就是来直白的告诉他应该交份子钱了。

        不过他想到昨晚无聊时翻到的消费账单,顿时流露出了古怪地神色:“可是表哥,你不是两个月前和半年前才过了生日吗?”

        余玺还记得那两笔账务加起来都已经是五位数,备注是给余明朗的生日礼物。因为数额不算小,所以余玺记得清清楚楚,还以为是给余明朗的阴历和阳历生日礼物。

        没想到这竟然还买二赠一,还有第三次?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