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没事,不疼。”蔡建洲又换了张纸巾替他拭去最后一点汗渍,将人紧紧地搂在怀里,“等下把文件放弧 (1 / 6)

        “没事,不疼。”蔡建洲又换了张纸巾替他拭去最后一点汗渍,将人紧紧地搂在怀里,“等下把文件放回去,就回家休息?”

        “嗯。”刚出了一身汗又吹着冷气,柳鹤安不免打了个哆嗦往身后人的怀里钻了钻,随后想起之前做的事情,嗔怒道:“你也是,本就在假期中还要跑回来接了这事,以后要是被人发现了少不了会被牵连。”

        “你也知道自己是在做坏事?”蔡建洲替他摘下已经湿透的手套,轻轻捏着纤薄的手掌,“不过好在苏桐没答应,没让你的坏事成功。”

        柳鹤安闭了闭眼,脑海里不禁回想起这段时间跟苏桐相处的画面,语带惋惜地说道:“他很不错,如果不是家庭变故,他根本不会走上这么条无法回头的路。”

        虽然协议上写着四年时间一到苏桐就可以离开异界恢复自由,但四年的时间,一千四百多个日夜里他都要独自一人去面对异界的种种。

        在那绝对的力量下,毫无自保能力的苏桐跟砧板上的鱼没什么区别,只有任人宰割吞食的份。

        一想到苏桐以后可能要面对的事情,柳鹤安不禁捏了捏鼻根。眼皮一抬,视线扫到袖口里的手腕上,那里干干净净什么痕迹也没有。

        霎时,他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撸起袖子仔细观察自己的手臂。他的异样引起了蔡建洲的注意,他的目光也落在那截因长年遭受诅咒折磨而纤细白嫩的手臂上。

        在看清到手臂上的肌肤后,他的脸上也充满了惊愕,不敢相信地触摸那截手臂。就在今天早上,他还在柳鹤安的手臂上看到那个烙铁般的印记,那个无论他们怎么做都消除不了的诅咒印记。

        “没了,印记没了……鹤安,你的诅咒印记没了!”

        他难掩激动地抓着对方的手臂,抬头就看见那已经流干的眼泪再次聚集在绯红的眼眶里,蔡建洲只觉得胸口骤然一疼,伸手将人用力地抱在怀里,心中的酸软也在猛烈翻涌着直上鼻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