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够了。”尚千兰顺着喻子石所指方向看了一眼,别说一个筒车,就是再来几个,这些成年树也够用。

        喻子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你们就在这里吧,我山上还有几处陷阱,先上去看看。”

        看小丫头道谢后拉着尚正奇离开,喻子石才继续往上走,只是他并未走远,因为他刚才撒了谎。

        他没有在上面布置陷阱。

        今天他本来检查完山脚的陷阱就要去县里,等小丫头砍完木头估计就中午了,索性改成明天去吧。

        喻子石找了一处地方设置陷阱,手里虽没闲着,可耳朵却一直留意着尚千兰那边的动静。

        “兰兰,你走前面,我把你送回家,再回来拖这些。”尚正奇把树干和树身分成两部分,一一用绳子捆绑结实,又将其中一捆的绳子在手腕上绕了好几圈。

        如果没带着兰兰,他倒是敢把这些木头一次拖下山,可山路崎岖,他得照顾好兰兰。

        “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跟在您身后,咱们一趟回家得了。”尚千兰从地上捡起来另一捆的绳子,学着尚正奇的动作在手上绕了几圈。

        她没做过这事,可还不会照着葫芦画瓢吗?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