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沐肌肤娇嫩,即便是很小的磕碰,很容易留下痕迹,现在也是,胳膊上一大片擦红,在凝白的肌肤上触目惊心。

        肖俊珩黑着脸,将人拦腰抱起,留下一句我带她去医院便大步离开。

        周围没人敢拦,周导在一旁直夸江沐敬业,让她安心养伤,不着急拍戏。

        庄睿收拾东西就要跟上,被自家老板瞪了一眼后,忙改口:“麻烦肖总了,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过去了。”

        肖俊珩可有可无的点头带人离开,怀里的人不知在想什么,安静的趴在他怀里,像个小可怜,

        他眉心微蹙:“很疼吗,先忍忍。”

        嘴上轻声哄着,肖俊珩心里也是有脾气的,演戏就演戏,至少要把身体放在第一位。

        现在他后悔了,只想把人关在家里哪里都不去,好好的做肖太太,目光落在他身上就好。

        看到江沐和男人搭戏肖俊珩嫉妒到发狂,看她受伤又心疼,心脏仿佛被她无形中揉捏着,情绪全被怀里的人牵着走。

        江沐环抱住他的脖颈,轻轻摇头:“我不去医院,酒店有医药箱。”

        肖俊珩脚步不停,仿佛没听到。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