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奏杀开口化莫过于如此,短短的几十秒,是直达灵魂的吟唱。

        陶垛儿的声音透着几分磁性低哑,优雅而随性。瞬间不容拒绝的把众人拉扯进她的歌曲世界中。

        这一段吟唱来自玫瑰人生《viaenrose》的曲调,美妙的香颂,听者无一不沉迷于她的浪漫情愫,朦胧慵懒,悠悠漫漫,扯着时光的衣裙。

        也许当你走在巴黎街头,你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像浪漫的手风琴,发出铃铃铃的惊艳开篇。

        陶垛儿大多数情况很佛系,老阿姨对生活很咸鱼,向来很讨厌麻烦撕逼,不过有人找事儿,她一向遵循当场报复回去。

        就这样,她以一个散漫高傲的前调,强势得可怕。

        围在袁书意身旁的众人,面面相觑,集体失声变色。

        “这就是走后门的水平????”

        “就一段哼唱直接吊打所有人,直接听哭好吗?”

        “碾压式的吟唱!”

        表演歌唱节目的众人内心一群草泥马路过。

        袁书意眼神里透着懊恼,到底是谁给她的勇气找陶垛儿的茬儿?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