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气温下降的非常迅速,寒凉得如同毫无慈悲心的战争神明般的夜风刮过地面,就像是奴隶主剥削奴隶一样无所不用其极的,迅速剥削走地表的大量热量。

        与夏日喧闹的夜晚不同,秋天的夜晚是静谧的,缺少蝉鸣与蛐蛐的嘶叫,偶尔几声虫子的叫唤,也仿佛是垂死中惊起的挣扎。只有萧瑟的风声无处不在,宣告它们对于夜晚的主权!

        但就在这样的寒夜里,朱爵所部文明蚁族联军和铺道蚁帝国军双双都毁灭者附体一般,依然在激战,无视了气温的致命威胁!

        铺道蚁帝国军最终没能撤离,在文明蚁族联军如黏液般的攻击下,已经冻得半僵的他们尽管留下了殿后部队,主力部队却只是撤离了几米就又被拖住。

        夜晚的战场上的战斗,仿佛是一出静默的又放慢了速度的滑稽哑剧,交战双方的战士都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气温和湿度的影响,速率大大下降。

        而唯独没有被气温降低的,是杀戮之心。

        一名大头蚁战士,只感觉自己身上的铁甲分外的冰凉。这铠甲曾经救过自己一命,在脑袋位置上明显可以见到一块凹坑,那是一只艾氏漫蚁的杰作,要不是铁甲掩护,对方有力的大颚足以将她的脑壳刺穿。

        但现在,救命的铁甲却好像是催命的符咒,夜空中细小的水滴在铁甲上凝结,甲片仿佛冰块般冰冷——哪怕这名年轻战士从没见过冰雪,只是听说过冰雪的寒冷——抽走了大头蚁战士身体里宝贵的热量。

        作为变温动物,没有了阳光的庇护,这名大头蚁战士体内不足以维持住温度,体温已经迅速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动作也僵硬的如同被严重寄生了一般。现在她只是靠着意志,以及勉强活动产生的微弱热能在硬撑!

        她的大颚正在缓慢张开,花了好几秒才张到最大,却已经拼尽了全部力气。

        而在她对面,一只铺道蚁战士也同样以极慢的频率,向这名大头蚁战士的垂下来的负伤触角发起攻击。

        寒冷麻痹了疼痛,大头蚁战士仿佛感觉不到最为敏感的触角上的伤势一般,依旧自顾自的发起反击——她的大颚猛然闭合,这一速度取决于筋腱的收缩,并不受气温影响,倒是不比白天做这个动作迟缓。

        锋锐的颚刀迅速将面前铺道蚁的脑袋斩落下来,铺道蚁薄薄的几丁质甲壳在铸铁的颚刀前如豆腐般脆弱。对方无头的身体里,由于气温和体内压力等原因,并没有多少血液流出来,而铺道蚁的脑袋似乎浑然不知已经遭遇厄运,还在咬着触角不放,已然迟钝蒙昧的复眼里依旧有着狂热的光泽!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